"

959首页

"
959首页

一座山庄 承载半部大清史

【http://www.leyu169.cn】 【2022-07-15】 【四川政协报】

承德避暑山庄,又名“承德离宫”或“热河行宫”,是世界文化遗产。它位于河北省承德市中心北部,占地8400亩,始建于1703年。历经清康熙、雍正、乾隆祖孙三代帝王,聚全国之能工巧匠,耗时整整89年,方才修建成这座中国历史上最大的皇家园林。山庄巧借地理优势,依次将殿堂楼阁、亭台轩榭、庵观寺庙等点缀于洲渚湖岛、原野丛林、崇山峻岭之间,兼江南之秀丽与塞北之雄奇,集园林、建筑、宗教艺术之大成,融儒、佛、道三教文化于一体。虽由人作,宛自天开。

福地天成 造园圣地

大清王朝自世祖顺治皇帝入关定鼎中原之后,便以北京为皇都安居下来。祖祖辈辈生活在白山黑水间的满族游牧民族生性畏热喜寒,一到夏天,北京酷热的气候迫使他们北上避暑,而位于京师与塞外之间的承德,地处燕山腹地,人烟稀少、丛林茂密、土肥水甘,恰是一个避暑好去处。康熙皇帝每年夏天都要在此屯扎小住,于是,动起了在此地建设行宫的心思。这位治国有方的帝王博古通今,还善于察看风水,他亲自挑选了一块西北高、东南低,“金山发脉、暖流分泉”的福地,置办起了历史上规模最为宏大的避暑行宫。

如今,站在承德避暑山庄城墙上举目眺望,山庄东南地带开阔,磬锤峰一柱擎天屹立东方,象征着生生不息的阳气,前方穿流而过的热河,即便隆冬腊月,依然碧水潺潺;西北部山脉起伏,莽莽苍苍,半包围着整座山庄,就像一把椅子的靠背,不难想像当年万乘之尊的君主在此接受万民膜拜的威仪。彼时,朝鲜王朝后期思想家、文学家朴趾源,曾跟随朝鲜使团到中国祝贺乾隆70岁生日,并撰写了《热河日记》。他在文中一语道破康熙、乾隆之用心:“热河乃长城外荒僻之地也,天子何苦而居此塞裔荒僻之地乎?名为避暑,而其实天子身自备边,然则蒙古之强可知也。”他的学生柳得恭则在《滦阳录》中写道:“窃观热河形胜……北压蒙古,右引回回,左通辽沈,南制天下,此康熙皇帝之苦心,而其曰避暑山庄者,特讳之也。”想必满洲人从关外打入中原,坐在汉家龙庭上,心中也不是很踏实,所以要给自己留条后路,倘有朝一日退居关外,那么,避暑山庄无疑是一处相当理想的落脚之地。结合政治、军事的角度来看,也不得不佩服康熙皇帝慧眼独具。山庄正宫午门上书“避暑山庄”四个大字,即是它的第一代主人康熙爷的亲笔御书,横、竖、撇、捺之间自带一股从容不迫的气度。

皇家御苑 包罗万象

呈芭蕉扇形状的承德避暑山庄全景概貌图,像极了大清江山的缩略版图:西北山区、东南湖区、北平原区……集山丘、湖泊、平原、草地四种地貌于一体,而外围城墙被当地人称为“小长城”,捍卫着整座山庄。

登上北宫墙,居高俯瞰,但见八座蒙、藏、汉风格迥异的宏伟寺庙如众星拱月般围绕着山庄。山庄的前半部是层层叠叠的宫殿,沿中轴线依次为午门、正殿、主殿、藏书阁、后宫,其格局大体与北京紫禁城相仿,皇帝在这里处理政务、举行盛典、宠幸嫔妃……正殿建于康熙四十九年(1710年),殿内悬康熙御笔“澹泊敬诚”匾额。乾隆十九年(1754年),正殿全部用楠木改修,故又称楠木殿。这些楠木均产自云贵江浙一带的深山峡谷之中,因未上油彩,保持着原木的颜色和气味。每当阴雨连绵之时,楠木会散发出沁人心脾的缕缕清香。穿过正殿便是“四围秀岭、十里澄湖、致有爽气”的皇帝寝宫——烟波致爽殿,它是承德避暑山庄“康熙三十六景”之第一景。

烟波致爽殿两侧各有一个小跨院,即两宫后院,有侧门与正殿相通。小小的西跨院里,住着一个野心勃勃、精明强干的女人。她一手策划了“辛酉政变”,从顾命八大臣手里夺回政权,垂帘听政,一手遮天。自此,中国的命运掌握在一个女人手里长达半个世纪。云山胜地楼在烟波致爽殿后,面阔五楹,上下两层。康熙将此楼题名为“云山胜地”,意指此楼是观赏云山美景的胜地。云山胜地楼的北面是三楹的垂花门,名为岫云门,为正宫的后门。出了岫云门,不远处便是万壑松风殿。当年,康熙常携皇孙弘历在此殿内读书练字、接见臣子。乾隆(爱新觉罗·弘历)即位,感念祖孙亲情,亲题匾额“纪恩堂”。

出了宫殿区,便是苑景区,也就是皇帝的御花园。这里林木遮天蔽日,循石阶下临湖面,远眺青峰脉脉,近揽碧水含烟。当年林中还不时能看见驯养的小鹿。面对此情此景,乾隆诗云:“鸟似有情依客语,鹿知无害向人亲”“物得天然之趣,人忘尘世之怀”。置身其间,酷暑的燥热便也悄然化解于这方清凉之地了。康熙、乾隆两位祖孙皇帝生平都喜爱游山玩水,他们走遍了大江南北,阅景无数,心心念念的莫过于江南水乡,恨不得将江南的山山水水都搬入自己的皇家御苑。于是,他们聘请造园天才巧用“移天缩地”的手法,将苏州狮子林、嘉兴烟雨楼、杭州西子湖、宁波天一阁、镇江金山寺、金陵报恩寺塔统统搬进了山庄。清晨,站在仿效杭州西湖苏堤构筑的芝径云堤东望,可看到旭日东升、湖光黛影,恍若登上五岳之首泰山观日出。而站在“南山积雪亭”遥望,“皓洁凝映,晴日朝鲜,琼瑶失素。峨眉明月,西昆阆风,差足比拟”,令人仿佛看到了峨眉山、昆仑山在明月映照下那白雪皑皑、宛若仙境的样子。避暑山庄,真可谓“囊括天下之美,包藏古今之胜”。

木兰秋狝 怀柔八方

承德避暑山庄的第一位主人康熙,8岁登基、14岁亲政、智除鳌拜、平定三藩、收复台湾、荡平噶尔丹……这位杰出的少数民族帝王一生充满传奇,虽为守成之君,实则是开拓之帝。

自春秋战国始,中原农耕汉族与北方游牧民族冲突战争不断。秦汉期间,匈奴雄据塞上;两晋南北朝,北方少数民族长驱直入黄河流域,五胡乱华数百年;进入盛唐,仍有突厥、回纥、吐谷浑、吐蕃等攘扰边境;到了宋朝,契丹、西夏、女真、蒙古等少数民族纷纷建立辽、夏、金、元王朝与中原朝廷长期抗衡,最终,元灭南宋,统一华夏……中国封建王朝历朝历代皆以修筑长城为防御屏障,可区区几块砖头并没有抵挡住外族的铁蹄,虽说清军是因吴三桂“冲冠一怒为红颜”而引进关内的,但即便没有吴三桂襄助,八旗铁骑问鼎中原也仅是时间而已。有诗云:“长城万里长,半是秦人骨。一从饮河复饮江,长城更无饮马窟。金人又筑三道城,城南尽是金人骨。君不见,城头落日风沙黄,北人长笑南人哭。”可见,年复一年地大兴土木修长城,劳民伤财,费财耗力。

康熙二十年(1681年)四月的一天,26岁的康熙皇帝在北巡返回途中,在现在的平泉市大吉口附近(达希喀布齐尔口原野)设黄幄赐宴喀喇沁、科尔沁等部落首领。对此,康熙皇帝的侍从高士奇写诗记录:“金螺酒醴颁三爵,宝碗茶膏遍一巡……长城有险休重设,至治从来守四邻。”从秦汉时期就让人头疼的北方边境问题,似乎用喝酒就解决了。康熙每年夏秋巡幸避暑山庄,并且别出心裁在关外设“木兰围场”,围场以北就是科尔沁草原、乌珠穆沁草原。每年秋天,他邀请蒙古各部落首领在围场举行声势浩大的木兰秋狝,一则对内练兵,提醒八旗子弟莫忘先祖“马上得天下”的尚武之风,保持强悍的战斗力;二则借练兵之际,对塞外少数民族慑之以兵威,怀之以柔德,赐宴款待,安抚团结塞外少数民族各部落以共同抵御沙俄入侵。康熙著名诗作《塞上宴诸藩》描写的就是此情此景:“龙沙张宴塞云收,帐外连营散酒筹。万里车书皆属国,一时剑佩列通侯。天高大漠围青嶂,日午微风动彩斿。声教无私疆域远,省方随处示怀柔。”

当时,塞外少数民族极不习惯北京的气候环境,进京觐见很容易感染致命恶疾天花,很多人因此丧命。为此,康熙在避暑山庄内为蒙古王公贵族特意设置了蒙古包,让他们安心居住,把山庄当成紫禁城处理军政要务,召见蒙古王公,接待外国使节……并且在山庄外围建造满、蒙、藏等各族“外八庙”。康熙不修长城建行宫,与蒙古王公驰骋纵横围场,谈笑风生平边烽。化长城“有形”为“无形”,轻轻松松“化干戈为玉帛”,让多民族团结成一个大家庭。“不战而屈人之兵”是武学的最高境界。康熙将政治思想、军事天才、艺术天赋融入了一座庄园,这才是千古一帝的大手笔。

一座山庄,承载着半部大清史;

一座山庄,浸润着一代帝王的所思所愿;

一座山庄,给万里长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。

(文/ 申功晶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