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

959首页

"
959首页

“四大名旦”与数字崇拜

【http://www.leyu169.cn】 【2022-07-15】 【四川政协报】

1927年,北京《顺天时报》举办评选“首届京剧旦角最佳演员”活动,梅兰芳、尚小云、程砚秋、荀慧生当选,即京剧“四大名旦”。回看中国戏曲史,其中有不少“四大”系列——

元代是戏曲的第一个黄金时代,就曾有过著名的“四大元曲家”——关汉卿、马致远、郑光祖、白朴,简称“关马郑白”。与此同时,南方戏文出现了“四大南戏”:《荆钗记》《白兔记》《拜月亭记》《杀狗记》,简称“荆刘拜杀”。

入明,南方由于方言繁盛,出现了“四大声腔”,指海盐腔、余姚腔、弋阳腔和昆山腔。后来,前三腔消沉,昆山腔一枝独秀。至清中叶,各地方戏百花齐放,又产生了“南昆(昆山腔)、北弋(弋阳腔)、东柳(柳子腔)、西梆(梆子腔)”之四大声腔。

历朝历代,名人、剧目、剧种、声腔,皆有“四大”。而明代大戏剧家汤显祖一人就有“临川四梦”,为其四种传奇剧本的合称,分别是《紫钗记》《还魂记》《南柯记》《邯郸记》,前两部是儿女风情戏,后两部是社会风情剧。汤显祖是江西临川人,四部传奇剧本又皆与梦境有关,因而有了“临川四梦”之说。由于汤显祖所居书斋名叫玉茗堂,“临川四梦”又称“玉茗堂四梦”。

京剧“四大名旦”,自然是“四大”系列之中一道闪闪发亮、耀人眼目的风景。自“四大名旦”后,又曾经冒出来过“四小名旦”“四大须生”“越剧四大名旦”等,一时“四大”成风。

戏曲界如此,歌坛也一样。上世纪90年代,香港流行歌坛就产生过“四大天王”。毋庸置疑,娱乐界还将源源不断诞生新的“四大”系列。

“四大”系列并不局限于戏剧、演艺领域。中国自古就有“四大美女”之说,她们是“沉鱼、落雁、羞花、闭月”的西施、王昭君、杨玉环、貂蝉;还有赫赫有名的“四大才女”蔡文姬、李清照、上官婉儿、卓文君。此外,中国为世界科技史作出的巨大贡献是“四大发明”;文学领域则有“初唐四杰”“元诗四大家”“小说四大名著”等;文人学士案头是“文房四宝”、其理想是“琴棋书画四大技能”;就连寺庙里菩萨身边也是“四大金刚”。《红楼梦》里有“贾不假,白玉为堂金作马”的 “四大家族”,民国又有“蒋宋孔陈四大家族”,皆一荣俱荣、一损俱损。

当年有个美国人对胡适教授说:“美国人认识三个中国人,第一蒋介石,第二宋子文,第三就是您胡适之。”胡教授答道:“不,应该是四个人,还有一位梅兰芳。”又是“四”!

究其原因,这与中国人的数字崇拜不无关系。每个民族都会有自己的数字崇拜与禁忌,西方人忌讳“13”,日本人崇尚“3”,他们送礼每每送三件一套,不但有本国的“三大美女”,还有他们心目中的“世界三大美女”,即埃及艳后、小野小町、杨贵妃。

而中国人崇尚“四”,是圆满主义者。四表示齐全,“东西南北”是空间上的齐全,“春夏秋冬”是时间上的齐全。

如果优秀出色者有五人,也会被拉下一个来,成全那个“四”。如《西厢记》的作者王实甫,绝对是杰出的戏曲作家,却无缘“四大元曲家”的称号。当然,有时难免也会出现硬性拖一个并不够格的凑数,这是过于强调“四”而带来的不良结果。

中国人强调“四”,与强调中庸、中和的思想亦为一致——四平八稳、中规中矩,一直是中国传统的审美倾向与生活理想。

(伦立飞)